一桶油漆

白月光和守墓人。

【GMT/IMG】5.2.

*圈地自萌勿上升





“我们输了。”


他抬起头笑着说,银白色的灯光落进他闪亮的眼睛里。


里面有光。


gr真的气得想给他冲上去来一拳。


“你……你他妈是憨批吗!”


gr在台下冲着他喊,声音沙哑,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





ace退场庆祝去了,舞台上独自一人坐着的imt,眼里冰冷的漠然。


“我们输了。”


他低低地呢喃。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说好佛系一点的,可是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失落和遗憾。


他imt对那个冠军也没那么重视,或许遗憾的,也不过是没能拿出自己最好的状态与他在这场盛宴里淋漓酣畅地战一场。


或许再努力一点,就能在问鼎四强的赛场上对他说,前辈,请多指教。


他想着,摘掉耳机,静静地看着空无一人的赛场。突然从入口闯进来一个跌跌撞撞的少年,用力撞开门,气喘吁吁地抬头看向舞台中央的imt。


imt一愣,勾起一个微笑。


赛场里回荡着细细的风的声音,呼啸着擦过脸庞。





深渊三见,你没做到啊。


你要补偿?


那就深渊四见?。


嗯。





我将所有期盼予你,努力为你,威胁是你,我竟期盼等你与我针锋相对,看你在彼岸的意气风发。


一步之遥,你却先离开了这场最后的盛宴,为你的光辉拉下幕帘。


我披着你的残影荣光,转过身踏上征程。


前方血路汪洋,你不在我身旁。






*短打使我快乐

*说好了噢


【IMG】无题短打

*圈地自萌勿上升


*搞搞战队拟人,少年黑马imt×战场老手gr


*很短很短很短的oc慎入


*奇怪的cp增加了!【狗头】









    漫天飞舞的雪花纷纷扬扬,落在昂起头的少年清秀的眉眼间。


    闪着寒光的利刃架在gr的脖子上时,gr只感觉到心脏在突突地跳,整个身子僵在原地。


    但是他感觉不到对方的杀意。


    他小心地抬头看向面前面无表情的imt,冰冷的刀似乎下一秒就会割断他的咽喉。gr翘起嘴角,松开手里紧握的十字镐,把手举到两旁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之前在小组赛把你打下去了,没想到你还居然是隐藏实力啊?”gr笑眯眯地调侃道,“是我低估你了。”


    “要杀要剐任君差遣,但是我是不会认输的。”


     imt眼皮跳了跳,然后松开手,刀啪嗒一下掉在地上。


    他凑过去,看着疲惫不堪却嘴硬强撑的gr,伸起手用指腹轻轻抚摸他脸上的伤痕。


    gr皱起眉瞪着他,抓住他的手腕狠狠地甩开他。


   “你什么意思!?”


   imt若无其事地甩甩手,看着恼羞成怒的gr淡淡地说:“输赢对我来说没关系,我想要做的,是打败你。”


  “推翻你统治的王朝,看你落败时的落魄样子。”


   “前辈,我想要做的,只是想跟你站在一起而已。”

    

    




   imt反杀gr这件事已经在他夺冠后传得沸沸扬扬的了。

   


   大家都跃跃欲试想要挑战imt的实力,见识见识这匹黑马的厉害之处。

 


   只是可惜的是imt整日不见踪影,不来训练不约友谊赛,简直跟与世隔绝了一样。



    倒是gr,约友谊赛训练赛跟停电网卡似的,每周不来个三四次浑身不舒服。

    


    在gr约遍了各个队伍后把目光瞟向了专心修禅的imt。他本着打探对面底细的原则,按耐着莫名其妙的激动敲开imt房间的门。



    imt伸个懒腰拉开门,抬眼看见嘻嘻哈哈的gr靠着门框抱着手。



    “有空吗?有兴趣打友谊赛吗?”



    imt挑挑眉,语气里略带遗憾:



   “啊你知道的,我不喜欢社交……”



   gr撇撇嘴,眼睛里闪过一丝失落。接着imt拔高了一度声音懒洋洋地说:



   “不过是gr前辈的话,我可以应约。”



   gr愣了愣,眼眸染上笑意。



   “那这一次,我会打败你。”



  “谁会溃不成军还不一定呢。”






*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