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桶油漆

白月光和守墓人。

【脑洞】皮皮庄园(2)


*脑洞脑洞都是假的

*ooooooooc我流傲娇可爱西洋风玛丽注意

*写点别的东西快(tuo)乐(geng)

*其实是红夫人和黑白争宠(?)的故事

*居然是后续,前篇戳我。 











01

红夫人最近觉得很不爽。


玛丽的手指卷着乌黑的发丝,挑眼看着面前的人冷冰冰地哼唧着。


桌面上摆着甜甜的小蛋糕和精致的马卡龙,玻璃杯里浸泡着清脆的、叮咚响的冰块,浅红色的桌布上摆着一碗茶。


泡开的茶叶在薄绿色的水面上漾开,浮浮沉沉,最后轻飘飘地落进碗底。


玛丽一声不吭。午后的光线悠悠地在她脸上挪移,把她的眉眼照得闪闪发光。


茶漾出了水纹,那头坐着的男人皱眉,终于开口:


“我说过我不喜欢喝普洱。”


“那你喝什么?”


玛丽端起自己的白瓷杯,抿了一口杯里的茶,皱皱眉盯着浅绿色的茶水,最后拿起另一个小杯子倒了些红茶。


白色高马尾的东风遥在桌上一盘盘点心里看了好几眼,挑出一个古色纯朴的酥皮小饼子,抬头温柔地笑笑:



“我比较喜欢桂花饼搭铁观音。”






???这搭配真的好吃吗






对于玛丽来讲,中国的泡茶真是一件世界级难事。


当玛丽终于一边小心翼翼地照顾自己暗红色黑边洋裙——这可是小皮最喜欢的裙子——一边颤颤巍巍地不打翻借美智子的茶壶给范无咎倒茶时,范无咎突然指着她的垂下来的衣袖说:


“你衣服湿了耶。”


谢必安反应快,立刻俯下身子捂住弟弟的嘴,结果还是没来得及堵住他后半句话。


玛丽瞪大眼睛往手臂一看,衣服袖子湿了半片,热烘烘的,滴滴嗒嗒地滴着水,还湿漉漉地沾着两片茶叶。


玛丽脸涨得通红,像个气球一样圆滚滚的,差不多要羞炸了。


谁能想到罪魁祸首其实是玛丽自己把那杯茶放在了手下,又死死盯着茶壶呢?



丢银。









02

最后红夫人把缀着银色的小叉插进铺着满满一层巧克力酱的三角蛋糕里,认真地凝视面前拿起茶杯叹了一口的谢必安,气鼓鼓地说:


“你说吧,为什么?”


谢必安还没开口,范无咎就抢先拍桌答道:


“哪里来的那么多为什么?跟着版本走知道吗?我们就是强所以皮皮才练我们的!”


范无咎低下头,轻轻地加了一句:“又不是所有屠夫都跟你一样刚来就殿堂还不掉t0……”


玛丽愣了愣。


他说的的确在理。玛丽刚来到庄园不久就是t0角色,没一会就抢走了蜘蛛女巫的小黑屋位置,习惯了非ban即选的她看见富江打着哈欠回来,叫出去的却不是她有亿点失落。


之前的邦邦红夫人也并非没有吃过醋,只是在邦邦削弱之后就连皮皮出了金挂都没有碰过的弃妃何必在意?


玛丽曾经一个人坐在床前看着浓浓的夜色缀着漫天她为他摘来的繁星,白净的月色镀在她的身上勾勒出纤细优美的线条。房间里挂满了他为她买的漂亮裙子,挤满了她的回忆,溢满了她的思念、担忧、喜怒哀乐。


这么说可能有点夸张,但是玛丽只是想在自己还在巅峰的时候再为他多争几分荣耀加身,让她的少年在失去自己时也能闪闪发光。


就像瓦尔莱塔前辈、杰克前辈,他们在乏力疲惫的时候一定想到的是主动退出不拖后腿,结束自己这一时代的辉煌,留下光辉灿烂剩给记忆里那个属于自己意气风发的少年。


玛丽想自己终有一天会被削弱,从高峰跌进下水道。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所有的屠夫都会面对的不是吗?


她又想起来美智子前辈。因为第四赛季皮皮割舍不下她,导致十六连跪之后美智子不得不退出了战场。她记得美智子给她描述过当时的心情,不舍,难过,心酸,遗憾,欣慰的盼望。玛丽害怕自己也会留下遗憾。


 

她站起来,绕着自己的床一圈圈跳起舞来。这是“独舞”,皮皮最熟悉的舞蹈。彩绘的玻璃窗半掩着,夜风吹拂着优雅的影子凛冽地响着沙沙沙的声音。


既然不想留下遗憾,趁自己还有能力不如多杀几个上多几分。



但是,但是……




“你为什么要把我辛苦上的星星掉没了啊?!!!!”


玛丽掀桌,淑女形象天崩地裂。



“欸?啊不好意思,体谅一下幼年黑白啦。”


谢必安傻呵呵地挠挠头,笑得人畜无害。






“????你还记得你其实是前辈吗?”










03

皮皮最近打黑白这件事玛丽也不反对也不支持。


关于不反对,是因为:一,扩张英雄池都是好东西;二,锻炼gr溜黑白;三,锻炼孩子心态。


关于不支持,是因为:一,孩子天天被三跑四跑心里受到了多大的创伤啊!!(十六连跪美智子:你想多了);二,现在训练排位看阵容就选黑白,打多了黑白特别是刀气会不会失去别的屠夫的手感啊;三,星星和胜率啊!!!!


玛丽举着牌子挣扎反抗,大大咧咧地在屋子里跑来跑去散布谣言。


小黑屋的女巫从窗户里冒出头来,拿起美智子提前放在窗边的寿司熟练地淋上寿司醋和虾酱,转手递给身边的女鹅。女鹅兴高采烈地接过寿司咬了一大口吧唧吧唧地咀嚼起来,满嘴幸福的米饭香味。


富江也咬了一口寿司,口齿不清地朝无能狂怒的玛丽说:“妹(没)用呃(的),皮皮西(喜)欢用什马(么)就用什马(么),泥(你)是不棱(能)撼动害(孩)纸(子)的心的。”


玛丽白她一眼:“好哦好哦小黑屋的女人真是什么都不用考虑啊。”


富江警觉:“什么什么,我哪里没考虑了,星星够多就让皮皮练练不好吗,反正这个月有塑料钱了你就不能让榜前陪练团毒打毒打幼年黑白吗?”


玛丽一时语塞,但是还是嘴硬地说:“什么嘛,我是怕胜率……”


富江又咬下一大口寿司,边咀嚼边慢悠悠地回她:“你不是还被医学奇祭折腾到过16%胜率?你怕什么,胜率又不能代表实力。”


玛丽心虚地垂下头。




“对了,散播虚假的谣言好像是犯法的。”


“???哪里虚假了???”


“手感啊,你看皮皮之前打了多久的bo1蜘蛛还是能在bo2打杰克?”


“……我寻思因为这俩都是指甲刀吧。”






……好像我的刀气也挺窄的。








该轮到富江羡慕黑白的刀气了。









04

红夫人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下来,对着镜子睡眼惺忪地挑裙子穿。


金边血宴拿去干洗了;嗯……红色原皮裙子有点亮和刺眼;遗梦的色调和黑手套挺好看的,就是礼帽有点高档视野;胭脂颜色有点土……再说了已经是几百年前的过气裙子了;暗淡绿颜色不好看;最后一舞帽子太大了羽毛档视野……


选来选去,玛丽还是拉上红心皇后的裙背拉链,理了理裙摆把刀擦得发亮。土塑的鹅黄色皇冠被固定在如鸦般乌黑的头发上,玛丽意识到了什么,顿时清醒了。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皮皮抛弃我去选择黑白了!



玛丽凑上镜面,手指划过冰凉的玻璃,映着她明亮的眼睛。




富江的黑色直发,绿孔雀的两股黑色长发,东风遥的黑色长辫子……






因为自己是短发所以才不受真正的宠爱吗?!






红夫人:(以泪洗脸掩面哭泣)我曾经也拥有一头美丽的长发只是可惜头秃了脖子断了。


红蝶:你的推理还真是有点东西的哈。













*我也没想到有兴致写后续,可能是在点梗文的压迫下让我想写快乐的沙雕文学吧(?

*请认真看清前篇的注意事项、梗源太太

*氵氵氵写得好舒服


【脑洞】皮皮庄园



*幻想幻想幻想幻想都是假的

*严重oc注意

*梗拿@navigator 太太的,快去看小丽的庄园 !!

*太好玩我就下手了








01

   今天皮皮给红夫人买了新衣服。


   这可给她高兴坏了,玛丽昂首挺胸一进大厅就兴高采烈地大声宣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衣柜满配了!!”


    富江抬眼看她低下头继续摆弄指甲,小信徒馋巴巴地望向玛丽酸成柠檬。


    玛丽继续在富江面前晃着粉红色的蔷薇新裙子,一边得意洋洋边地笑边炫耀,但是因为喉咙断过没两句就被咳嗽打断:“哈啊哈哈哈……咳咳咳……我今天中午打了有五六把差不多……咳咳咳咳……这件衣服好好看手感不错……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都平了……平夫人……”


     瓦尔莱塔底盘朝天瘫在秋千上,但是因为太重了秋千摇不起来,一动就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而她自己也只能盯着天花板或者墙壁自闭。翠绿色和红色的搭配让她看上去十分扎眼,背上的玫瑰花瓣被压得皱皱巴巴的,她自从换了新挂件之后看上去就像用着五彩缤纷糖纸包着的糖果,而且好久没换过新衣服了。


    粉色的玛丽低头看看自己的胸部。


    草,平夫人。(法语)






02

    红蝶打了个哈欠,面前大屏幕上弹幕刷起的“777”通知她该去打点播台了。


    一周两次的出场率,还只有两场戏份,蝶姐表示很难受。


    更多的时候红蝶都在跟杰克打UNO,少有的双屠也让她偶尔出来透透气。


    杰不配邪眼胸口的电流滋啦啦地看得美智子害怕。他挥挥手表示司空见惯地安慰她:“行啦行啦,至少你看我有时连点播台都出不来呢。”


    美智子拿起茶杯轻轻摇晃,水面漂浮的茶叶漾出波纹,映着美人紧皱的眉头:“你有时候还能在训练时露面呀,而我也只能在屠皇查作业的时候在个人简介飘一飘影子,只能看见银杏叶看不见蝶。”


    “唉……”


    杰克叹着气摇了摇头,然后抽出一张红色的写着+6的牌丢在桌面。


   美智子一下子把茶水喷了杰克一脸。


   “*#$%&*#!!”


   而一边偷吃小饼干的小信徒只能酸溜溜地看着两人绚烂夺目美丽璀璨五彩缤纷五颜六色种类繁多数量庞大的衣柜流下了泪水。


   我只有商城抽的大冰块。


   而且还档视野。





03

    皮皮再捡起瓦尔莱塔还是最近的事呢。


    当时还是排位。还四杀了。


    瓦尔莱塔把脸仰得高高的,鼻子长得要怼到天花板上,鼻孔对着屠夫们哼哼唧唧,双手抱臂自豪地从门口大步流星迈进海景房,在红蝶杰克黄衣灼热嫉妒的目光下亮出写着“大获全胜”的纸。


    富江在外头等车狂笑,胸口挂着大大的“S”牌的红夫人扭过头来看了一眼又继续对着镜子换衣服玩,快乐班恩在擦拭他的金色钩子,老父亲迷迷糊糊地睁睁眼慈祥地笑了笑又打着呼噜睡着了,而小火龙果坐在地板上掰着树枝数着玻璃外的鲨鱼对她充耳不闻,二楼的安抚摸着黑猫传来一阵呼噜噜的从猫喉咙传出来的声音,邦邦在角落自个丢炸弹玩,宿伞两人早就溜到隔壁游戏家串门了,丑哥手一抖把小竹笋掰断了,孽蜥在屋外隐隐约约地听见瓦尔莱塔的声音震惊得从蹦床上一跳几百米消失在天边,几百年没出现过的约瑟夫从棺材里爬起来看了一眼又躺下了。


   只有红蝶杰克黄衣三个人瞪着大眼睛看着得意洋洋的瓦尔莱塔浑身冒着醋味。


   瓦尔莱塔高举起一只义肢,勾起一个帅气装逼的笑容:“哈哈哈无知的下水道的屠夫啊哈哈哈哈,我跟你们不是一类的吧哈哈哈哈哈哈。”


   接着第二天瓦尔莱塔没有再出去接车,听目睹了全过程的海伦娜说瓦尔莱塔小姐惨遭群殴了。






04

    使徒安刚进入庄园的时候海报还是挺漂亮的。


   高挑的身子,姣好的身材,可爱温顺的猫咪,美丽动人的双眼,雪白的皮肤,让许多屠夫和人类都动了心思。


   一定要把这只猫咪撸到手!!


   皮皮的海景房里也贴上了安的海报。


   屠夫们团团围住那张海报,一个个眨巴眨巴眼睛却也不敢表达自己的看法。


   千言万语都是一句话:“这女人该不会是新宠吧!!!!!”


   看她的颜值好像不低,庄园四女屠慌了,毕竟美人限是颜狗这件事已经隐瞒不了多久了。


   看她的移速好像挺快的,看刀长的小白就知道了,但是同样刀长但是腿短的哈斯塔慌了,毕竟看她的腿又长又白可以吸一年。


   看她的技能好像挺厉害的,三幻神慌了。


   不对,富江一脚踢开巴尔克一脚把约瑟夫踹回棺材里。


   谁也不能撼动我梦之女巫.富江.伊德海拉的地位,即使你是颜值高移速快技能完克全国家队的小姐姐!!!


   美智子轻蔑地瞥一眼使徒安的海报用扇子掩住脸,犀利的、充满敌意的目光射出来。


  口亨, 我是正宫,你来了就得听我的。



  没想到安小姐姐不仅不太得宠,而且还比不上矮矮的炸弹超人邦邦。


  好像除了克四猛男之外真的没什么用了。


  安放开心态,乖乖地等着网易一再拖延的加强,快活地加入了UNO组织并和蝶姐打成一片一起撸猫拿约瑟夫的照相机拍美丽的照片偶尔换换裙子穿。


   但是每次安看着美智子一套又一套的紫皮金皮蓝皮绿皮轮着来,蝶影厌离焚樱轮着戴,抬头看看皮皮闪亮灿烂的红蝶动态头像再低头看看自己只有一身掉色的金皮感受到了蝶姐的正宫地位和自己的卑微。


   能怎么办,忍着呗。


   安想哭,但是安不能哭。





05

   宿伞之魂最近被加强了,加上高端局宿伞不多,很多人皇都不会溜,所以在隔壁游戏的宿伞五十连胜之后皮皮心动了。


   小皮拿出了他的秋衣秋裤美少年带上了逐香尘的金挂在一队伍的注视下和游戏老师手把手的指导下终于开始熟悉了技能和会按攻击键了!!


   而在小皮终于杀死一个人之后整个海景房响起了铺天盖地的欢呼声和欣慰的语气词,连玻璃外的鱼都摇着尾巴雀跃着。


   屠夫们坐在屏幕前捂着心口,低着头满脸欣慰的笑。


   孩子终于会用新版黑白杀死人了终于理清楚技能了妈妈好欣慰小皮好努力好可爱新版宿伞怎么这么磨人这么烦这么花里胡哨回来好好揍一顿才行让孩子这么费脑筋。


    别问,问就妈粉。



    打住,不要男妈麻不要男麻妈不要男麻麻不要男妈妈。





06

    屠夫们坐在屏幕前看着皮皮ob深渊三的比赛。


    因为是嘿嘿保送队所以屠夫们闲得可以嗑瓜子尬聊看比赛不用打线上可以安静吃瓜。


    听到解说说bo1上的都是绝活时,大家全都齐刷刷地回头看向红夫人和女巫。


    富江自信地一甩长发一脸“没办法太强了无敌是多么寂寞只能在bo1秒杀全场不然后面会被ban掉的又能控场又能追人还能三开的T0幻神角色就是这么nb队伍里没有女巫屠夫都天理难容啊”。


     而玛丽则是一脸“哎呀镜像难溜没办法因为太强了又能边守尸又能干扰电机抓人还无视板区无视障碍长得还好看操作简单容易上手方便简直是现在屠皇人手一个的版本之女偶尔ban位坐穿只能对着镜子磨刀的女人才不是平夫人”的样子。


    于是两人的花火就擦起来了。


   “你什么意思?我才是皮皮的绝活好吧?你只是个平夫人而已,也就只配在bo2出现了。”


    “你最近bo1上还不是被三跑?多少次是我bo2四杀虽迟但到的?现在皮皮都是拿我排位上分的,你就只能在小黑屋坐坐了。”


   “那是因为我强,三跑是因为我用脚打的游戏。当时候皮皮的女巫谁不称赞是T0的幻神?女巫成名也有皮皮的一份好吧,所以说我肯定是皮皮的绝活!”


   “你?皮皮现在也被大家称顶级红夫人啊!你看皮皮的镜子多精准啊!我的实力本来就强,加上皮皮的实力我们俩双剑合璧天下第一了好吧!”


    “你这个后来才出来的有什么资格说话?我深渊二就陪着皮皮打比赛了!你呢!”


    “我一出场亮相大比赛就是bo2了!”

    ……


    一众屠夫既不敢插话,也不敢出大气,眼睁睁地看着两个麻雀似的女人叽叽喳喳一台戏,yy里菜市场的喧闹轰炸脑子,比赛的解说还要在激烈地争执讨论。


    要裂开了。


    这时候,一直在角落瑟瑟发抖叹气喝酒的巴尔克站了起来,两步并做三步冲上前用力地拍了拍桌子,桌子上的杯子啪嗒啪嗒摇晃着慢慢稳定下来,他手里的酒葫芦传出咕啾咕啾水流涌动的声音。


    “别吵了!!”


    “我!亡牌老头!!”


    “才是皮皮的绝活!!!”


     ……


    “吃糠吧你!!!”





07

    说起那天梦老板给皮皮送了海景房之后小皮的屠夫们就不用挤在破烂侦探的小房间里了。


    透明干净的玻璃窗,碧蓝色的海水宝石一样纯净,大鱼小鱼鲨鱼鲸鱼海星贝壳水草珊瑚应有尽有,空荡荡的大厅铺上了毛绒斑斑驳驳细碎编织得看不清图案的地毯,上面摆着一架常年被瓦尔莱塔霸占的秋千和新年时小皮架好的一串小鞭炮。


    小皮:放哪里呢?放这里吧。欸点它还会烧起来!好厉害!


   众屠夫:好厉害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滤镜爆炸)!!


   本来该在秋千边的一座爱德华的冰雕,被小皮乍一看惊奇地笑着说:“这个有点像我的富江啊盒盒盒。”


    小皮认真地放好位置摆正冰雕,瞪大眼睛让富江和冰雕仔细做对比,撅着嘴看了会又摆摆手:“哎呀一点也不像嘛,不要了不要了,丢了丢了。”


    当事人富江当场被可爱晕过去了。





08

    虽然说皮皮一来到海景房里的形象就是戴着红色帽子的哥特风小红帽小特,但是娇小可爱却A里A气的腹黑小红帽谁不爱呢!


    当初皮皮带着gr和爱丽参观新房子的时候得到了一声声“啧啧啧”的赞叹和酸溜溜地羡慕,小皮膨胀得要飘上天了。


    因为有客人来霸占了沙发,小女鹅们跑上跑下地端茶递水气喘吁吁,而可怜兮兮的屠夫们有的搬凳子有的飞上天有的坐地板有的坐树根触手上……


    排位的时候大家要么回自己房间休息要么干自己的事要么就是围坐在屏幕前坐在沙发上恰着瓜子和薯片和塑料喝着肥宅快乐水嘻嘻哈哈地看小皮排队,某些人还会支张小桌子在一边悠闲地开盘UNO斗地主来玩玩。


     “啊哈,菜啊玛丽!”

     “这刀也能空?今晚我要化身猎马人。”

     “这个机械兵怎么回事,原地弹簧?”

     “没捞到前锋刀血亏好吧。”

     “哇666666666666!” 


      总而言之,屠夫们的生活过得无比的滋润,吃好的喝好的玩好的,吃了就睡偶尔睡醒了就被唤出去透透气玩再回来继续吃吃了睡。


    有一阵红夫人称霸皮皮的战绩时女巫就是这么颓废地生活下去的。


    富江一边用手臂抹眼泪一边往嘴里塞着虾条:“呜呜呜呜呜呜这个男人不爱我了他爱玛丽去了他不爱我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他就是馋我的身子怎么这样呜呜呜呜我缺氧了呜呜呜呜他不爱我了呜呜呜。”


     小女鹅在旁边一边附和一边哭得泪流满面一边大口大口地吃着美智子阿姨做的三文鱼寿司发出呜咽的哭声:“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那天晚上的点播台弹幕刷起了女巫,皮皮温柔地笑笑:“怎么,才一天不见就想念瓦塔西啦?”


    弹幕:哭哭哭哭想念瓦塔西了


    富江感动得泪目,打了个饱嗝勉强扣好了衣服扣子艰难地踏出海景房的门。


    刚打完点播台往回走的美智子皱着眉看她磕磕绊绊地往前走,情不自禁地吐出一句:“路上小心。”


     那天晚上我卡我自己。


    皮皮笑笑:“女鹅又养胖啦。”


    富江戛然停止了笑声,红着脸低下头。


    从此富江和女鹅再没有暴饮暴食。


    美智子从厨房端来三文鱼寿司在女鹅面前晃来晃去,馋得女鹅垂诞三尺,眼巴巴地看着美智子阿姨手里橙红色的鲜美的三文鱼和包裹着香甜米饭的墨绿色紫菜。


   美智子故意把寿司留在桌子上假装离开了,想着把孩子饿瘦了可不行,给点机会让孩子多吃点。


   结果美智子回到大厅时让她目瞪口呆。桌子上的三文鱼一动不动,小女鹅倒是趴在窗玻璃边看着大鱼小鱼们游来游去睡着了,口水湿漉漉地沾了小块玻璃。


   不愧是你。


   美智子把寿司放到富江的床头柜子上,压了张浅黄色的纸条,上面用清秀熟悉的日语写着:


   “别饿着。”



  


09

    说到皮皮的人类,那是一个强。


    在皮皮的庄园里,虽然大部分是监管者的领地,但是还是有部分领地属于求生者的。


    两方关系还挺好的。


    这天薇拉敲开屠夫们的大厅门,一头白色的玫瑰花和透明头纱掩不住她明亮美丽的眼睛直好奇地往里面探望。


   开门的是穿着血宴的玛丽。金色的头冠闪闪发亮,精致的妆容一看就知道是为了接下来的排位。


   “薇拉?有什么事……”还没说完玛丽就看见薇拉手里端着的一盘香香脆脆的小甜饼,眼睛一亮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诺,给你们的,我和小特他们做的~”薇拉眨眨眼把手里的小甜饼递给玛丽,“有几个特别成功的是艾米丽做的,有两个失败的是威廉做的……”薇拉挠挠头。


   “看上去还不错哈哈哈,”玛丽用手指遮唇微笑,“知道了,我去告诉他们等会排位轻点锤~”


    “非常感谢玛丽小姐!”薇拉鞠了一躬活蹦乱跳地一溜烟儿跑掉了。


    什么排位?皮皮的人类需要排位?那是云排位你不懂!你不懂!皮皮的六阶人类还需要排位的吗?国服S1前锋请求出战就完事了。


   这天皮皮的庄园里传开了一个消息:


   “前S1前锋竟然沦为S1牛仔,到底是人性的……牛仔也挺好牛仔也挺强。”


    凯文的出场率咻咻咻咻咻直线暴增。只要不是排位时间和点播台时间,其他时间都能看见一个帅气的黑色牛仔身影压着宽大的牛仔帽,甩着皮鞭撒出金色的残光碎片。


    其他人类倒是不酸,因为毕竟皮皮是个恶龙主播啊。


   羡慕嫉妒一条龙的倒是屠夫们,遇到牛仔都往死里捶,要多狠有多狠的全地图针对和三跑留一个牛仔必须死的态度做法让凯文瑟瑟发抖无辜懵逼受害。


    凯文:我窒息了。垃圾游戏,卸载。






10

   前几天小皮连败战绩一片红的时候,夫人失去了往日的光彩照人,变得暗淡无光、垂头丧气,;富江一直在喋喋不休自责自己的不足,小女鹅老是不动声色地掉眼泪。


   大家也没有怪她们,她们回来之后就围住她们安慰她们,美智子准备好了晚餐和点心,瓦尔莱塔为她们缝补好了破旧的衣服,杰克哼开了悠悠的歌谣,安的猫咪喵呜喵呜地蹭着女鹅的手臂。


   没关系,明天继续加油!~


   那几天,每天晚上大家准时地从被窝里爬起来陪着刚下播的皮皮一个个看排位的录像复盘,一局又一局,大家总是能一起找出问题想解决方法。


    漆黑的海景房被瓦尔莱塔水晶烛台的光芒照亮一角,瘦弱单薄的身影蜷缩成一团抱膝坐在沙发上看着屏幕上的自己一败涂地,身边一圈又一圈的屠夫们找出问题发表看法,陪着他披星又戴月,将一缸浓稠的夜色染尽在他明亮的眼睛里。


    第二天,大家顶着黑眼圈坐在沙发上看着屏幕上的玛丽一袭红黑色洋裙,斜戴的粘土皇冠闪着光,屏幕上方的“求生者已投降”让屠夫们愉悦又有一股满足的成就感。



   “收获四杀!”









*可能会有bug,但是开心就好ฅ(*°ω°*ฅ)*

*速码我人傻了_(:D)∠)_

*所以想要评论可以吗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