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桶油漆

白月光和守墓人。

【A限】逆位审判(1)

*圈地自萌勿上升

*ooc,堕天使a限设定

*感谢@_onesecond 帮我捉虫,妈!!!

*胖麻麻辛苦了





死亡并非终点,罪恶无处遁形。








逆位审判 

/漆漆






00


深秋。


大雾弥漫的街头空无一人,街道鸦雀无声,连谁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乌云吞噬了明月最后一丝光亮,一盏路灯晕开了浓稠的夜色,橘黄色光线模糊地照清来者的脸。


那是个满面惧色的男人。他仓惶地奔跑在大路上,似乎在躲避身后某样东西的追杀。无止境的街道像蛇一般蜿蜒着,道路两旁的阴影处给男人无形的压迫感,仿佛连他的喘气声都会惊扰潜伏在其中的怪物。


身后穷追不舍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到底要跑到哪里才能躲开他?!


男人筋疲力尽,拖着灌铅般重的双腿难以再迈开一步。视线早已恍惚,眼前的建筑物都如同旋转木马般让他晕眩。他稍微放缓脚步大口喘气,一片死寂里只听得见他狂躁的心跳。下一秒,耳边响起的呢喃让他惊出一身冷汗。


“当然是去你梦寐以求的天堂啦。”



噗呲。






01


噗呲。


蓝胖子撕开了一包薯片。窗外的雨哗啦啦地下着,冷空气透过窗缝钻进来,冻得他打了个喷嚏起身把窗关紧了。电视上播着无聊的肥皂剧,女主角含情脉脉地自白了一堆废话,最后带着肚子里三个月的孩子从楼梯上滚下去了。


蓝胖子翻了个白眼,一手拿起遥控器换台,一手往嘴里塞了片薯片,心里吐槽着什么辣鸡剧情,隔壁沐木心血来潮拍的宫斗剧都比这好看。


他随手转到个在播晨间新闻的频道,男主持用中气十足的声音报道着今天的天气预报。他又翻了个白眼,心想这玩意哪里准过,刚想按下换台键,屏幕上最下方的一行小字吸引了他的注意:


本市已经连续四天发生故意杀人案件,各位居民夜间尽量不要出门,避免落单,提高警惕。


蓝胖子的脸黑了下来,嘴里的薯片被他咬得咔擦咔擦响。他翻出手机点开某个软件搜索相关事件,跳转过去一弹就是一篇刚出炉的新闻报道,发布时间是今天早上。


/

B市连续第四天发生诡异杀人案件,嫌疑人仍未露出蛛丝马迹


xx日报(记者:猫x)  昨天深夜本市东区第七街发生一起命案。尸体为今早居民发现,警察赶来时尸体已经僵硬,是刀锋割断颈动脉失血过多致死。死者全身无打斗痕迹,断定死亡时间为午夜3--4点钟。现场无嫌疑人作案痕迹,连周围的监控也被磁场干扰无法拍摄,实在诡异可疑……


死者是一名在小诊所工作的夜班医生,并非居住在第七街,而是住在一公里外的第五街,所住小区的保安说其经常1--2点才回来。亲友和邻居都说他并没有得罪的人,相反,他为人友善,医者仁心………


重重疑点交杂,警察对寻找嫌疑人却无从下手。这已经是连续第四天发生类似故意杀人案,请各位居民相信警察,尽量不要独自在夜间外出……

/


蓝胖子挑了挑眉,若有所思地拿起一片薯片往嘴里送,手指接着往下滑,屏幕上赫然出现一张案发现场的配图。大概是顾虑到心里接受能力不好的读者,配图是远景图,画面上的案发现场早就被拉上了封锁线,一夜大雨后血冲刷了地面一大片,猩红狰狞,尸体躺在血泊中央。


被干扰的磁场,锐利器物,不留蛛丝马迹的嫌疑人,一击致命没有任何多余打斗的伤口,连续第四场命案,午夜……


蓝胖子回想起昨晚半梦半醒间,他恍惚听见家门咯吱一下被关上的声音。


该不会……


他扭头朝房间里喊道:“皮皮,是你干的吗?”


被叫醒的人揉揉眼睛,又把被子裹紧了点。






02


皮皮限是一只堕天使。


堕天使是犯下巨大过错、被烧光羽翼驱逐出庭的天使,只允许穿行在灰色地带,没有面见[上帝]的权利,只有靠杀戮的鲜血洗清身上的罪恶之气,才有机会被救赎成为[人类]。


而皮皮限流浪在灰色地带已经三百年。前一百年,他颤抖的手甚至举不起刀,面对冰凉的尸体和喷涌的血液,他好像又跌进那场噩梦里;再一百年,他的心脏装着满溢的悔恨和痛苦,只想赎清自己的罪过,甚至在回过神来时发现只剩下一身猩红和满城血淋淋的尸体;后一百年,他发现漫无止境的杀戮变得无聊至极,他开始试图从灰色地带找些“乐子”。


他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里徘徊多久,一把无形的枷锁让他无处可逃。


直到他有一晚在巷子里解决掉一个小混混被一个青年目击之前,他都是睡楼顶的。


他清楚地记得那个蓝发青年路过巷口后特意倒退两步回来看他,吓得他手一滑扎错位,血立刻溅上了他的手,身下拼命挣扎的混混抽搐了两下便没了声息,倒是站在巷口的青年居然冷静地走过来。


他甚至蹲下来用手指摸了摸混混的伤口,又用拇指摩挲着唇瓣,血印在他的唇瓣上,看得皮皮限呆住,连话都忘记说。


哇这人怎么敢的啊,我才是堕天使啊,他不应该害怕我吗?剧本不太对啊。


倒是他先扬了扬嘴角打破了沉默:


“技术还差点啊。新来的堕天使?”






03


皮皮限在被窝里迷迷糊糊应了一声,接着听见蓝胖子怒气冲冲开门,喊声响得床都震了震:“不是说过了不可以制造恐慌吗!”


皮皮限用被子盖住脑袋,传出来闷闷的反驳声:“我没有……”


蓝胖子把被子掀开,手机屏幕举到他眼前:“你看看这都上多大的新闻了……”


皮皮限被屏幕光亮刺得眼睛疼,翻了个身嘀咕:“我这也是没空赶这么远去荒山野岭啊……快要到[审判日]了……”


蓝胖子一愣。[审判日]他当然知道是什么。每年的圣诞之日,会进行一次堕天使的[清洗]。正如字面意思,没能洗刷自己身上足够程度的罪恶的堕天使将会被认为是毫无悔改之心,[上帝]会将其扔进硫磺火湖里生生烧死。


而每到[审判日],堕天使的全身就会火辣辣地疼痛,虽然不及被烧掉羽翼时的圣火的十分之一,但还是达到了钻心剜骨的程度。只有在这一年里爬上[上帝]手里的排行榜的前五名,才能稍稍减轻痛苦。


这个榜被称为[屠榜]。顾名思义,要以屠杀为前进阶梯,踏着人类的鲜血而上。


一些无所事事的堕天使们整日为[屠榜]争得你死我活。


其中当然包括每月全勤达标的皮皮限,勤奋指数爆表以至于方圆六百里天下地下无人不知晓他的大名。






04


一个人死亡只需要两分钟不到,但一个人诞生却需要漫长的岁月。


在成百上千只堕天使徘徊的灰色地带--人类们称之为人间--生灵早就该灭绝了。为什么人类还在繁衍生息、安居乐业?


当然是[上帝]创造的另一种圣灵在其中发挥了作用。上帝赋予他们纯洁无暇的洁白羽翼和代表希望的光坏,给予他们无人匹敌的能力和响亮动听的名字。


[天使]。


他们从伊甸之东来到人间,混入人群里,监督和限制堕天使不做出过火的举动,调节世界的秩序。


说白了,就是捡他们回家,还得给他们当保姆。蓝胖子无奈。


当然也有不少沾染罪恶成为堕天使的,还有因工殉职的--被当成人类死在堕天使手下。


总之这年头天使真是高危职业。蓝胖子叹息着摇了摇头,把皮皮限的被子一把掀开。皮皮限打了个喷嚏。


“冲业绩也不能这么离谱啊,连刷四条命,上头怪罪下来我怎么办。”


皮皮限坐起来,认真地盯着蓝胖子:“我没连刷四个啊。我就昨晚干了一个。”


蓝胖子:?


蓝胖子:那肯定又是狗爱丽。






05


Alex打了个嗝。


他坐在一栋办公楼的楼顶上,脚下是川流不息的车流和蝼蚁般大小的人类,熙熙攘攘地塞满了街道。


他悠哉地环顾四周,除了包裹住他的天空,还有阴沉沉地压在他头上的厚重乌云,昭示着暴雨的来势汹汹。


他喜欢这样的天气,不用眯着眼睛抬头,不用带着鸭舌帽和口罩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出门,不用担心灼热的阳光把自己烫伤。


临近[审判日],他身上的血腥味愈来愈重。他回想起连续四天的午夜行动,昨晚遇到的那个身影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


/

Alex死盯着不远处正锁好诊所门转身离开的男人。他穿着落俗的毛衣衬衫,戴方形眼镜,胸前的口袋里还插支钢笔,颇有学者范。


装模作样。Alex在心里吐槽了句。不过是个盗卖器官的。


在暗处看着他走到空旷无人的街头,Alex的手背上慢慢显现出带有繁复花纹的纹章--“小丑”的印记。接着他的手里的黑雾化形成了一把无声嘶鸣的电锯,直指那个男人的脊背。


他正准备跳出去从背后搞个偷袭,没想到男人突然回头看了一眼,Alex大吃一惊心想自己不会翻车了吧。那个男人仿佛见了鬼似的尖叫了一声,撒开腿就跟无头苍蝇似的往第七街跑,连自己家住哪都忘了。Alex疑惑地想自己不会丑到吓跑他了吧,探头往那边一看,哟呵那不是自己的同事吗。


堕天使都有莫名的感应,至少双方的魔力会相互排斥。Alex看见他半隐匿状态下的同事一头银白色头发,好像留了条小辫子,一条鲜艳夺目的红色围巾在身后飘着,手里拿着的应该是折扇。


这描述听起来有点像[屠榜]上几次跟他争抢桂冠的皮皮限。


听说皮皮限为人和善,温柔可爱,应该不会介意自己带走一个虽然他先下手了的猎物?


废话,是个堕天使都不会把到嘴边的鸭子捧给别人。Alex自认倒霉。抬脚准备离开,他灵敏地捕捉到黑雾化形特有的刷啦声。他三步两步折返回来好奇地瞥了那么一眼,粉青色烟雾里扇刀出鞘,黑色长袍遮到脚踝,走路快得跟在地上飘一样。 


他当做消磨时光,津津有味地看着皮皮限和那个男人玩着追猎游戏,直到男人垂直倒在地上,他的目光仍然落在皮皮限身上。他看着他随手用黑袍擦去了刀上的血迹,跪下来向上帝祷告。


堕天使出色的视力帮Alex勾勒出皮皮限清秀的脸,眼睑下方有一对浅红色的倒三角印记。昏暗的路灯犹如碎星撒在他头上,要不是Alex知道面前的人是常驻榜前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皮皮限,还以为见到了一只不染尘世的天使。


其实长得还……挺可爱的。


祷告结束还愣在原地很久,Alex都要以为他是睡着了才站起来。这时恰好开始下雨了,皮皮限拉上兜帽一溜烟跑了。


Alex的目光徘徊在皮皮限消失的路口,脑子里装满的都是刚刚那个单薄的身影。









*欢迎评论跟我提问!!!!!!

【A限R】你要负责

*pwp。复健


*圈地自萌勿上升


*交往中&同居设定


*炖个不怎么好吃的肉呜呜不要介意







“别太过分啊小伙计。”皮皮限警告道。




 






*法律应该规定不允许随地发情

【A限】热圈太太和冷圈太太


*圈地自萌勿上升

*【高亮】看清楚标题!注意避雷!

*在圈子里蹭粮蹭了那么久良心过意不去终于写了(。究极3000字短打。

*灵感源第四题https://zhangxiejunwujing.lofter.com/post/1fc93a3c_1c815f949 








00

    你的笔早已用旧,纸已泛黄,平白辜负文章。






01

   Alex是一位热圈太太。


   那个圈子的人都知道,“灰烬Alex”老师有着一天爆更十四篇1w+的辉煌成绩,顿时tag首页被Alex刷屏了三分之二。


    Alex写的是恐怖悬疑风,细致入微的描写,极具代入感的环境描写和心理描写,还有环环相扣、拨人心弦的剧情,他霎时在圈子名声大震,火得红了半边天。


   虽然是搞cp的,Alex的文章里却不经常有cp的互动正面描写,而浓厚感人的爱情总是渗透在文字的点点滴滴和每个小小的细节。


   这种与众不同的文风一时在圈里横行无忌,Alex的粉丝数量像雨后春笋般刷刷刷往上涨,没过两天就突破了4k,每天不更文信息也会有999+,导致Alex膨胀得连咕了两个星期,每次被催的良心过意不去了才写个小片段应付应付,而更多时候他都在快乐打游戏。


    这天在他像往常一样打开loft,轻车熟路地点开999+的评论,撕开了一包薯片边吃边滑动鼠标往下翻。


   [Alex老师写得好棒啊!!这里的细节为下面做了铺垫,是伏笔啊!]

   [太强了吧!把最后一瓶药给xx的那一瞬间杀我,太好哭了,神仙爱情!!

   [老师老师什么时候更后续QAQ我好好奇能不能有个美好的he嘤嘤嘤。]

     ……

   [那里的描写居然和辛巴老师写的几乎一样!!是心有灵犀吗我死无遗憾了呜呜呜]


    嗯?辛巴老师?那是谁?    


    Alex往后一倒瘫在转椅上。还是不管了,先想想怎么糊弄下周的更新吧,构思一下接下来的情节发展。


   但是本应该想着如何过渡下文剧情的Alex,此时却满脑子都是那条评论。

   辛巴老师…… 

   好憨憨的名字。





02

   被cue到的辛巴老师打了个喷嚏,不由得拉紧了外套。


   皮皮限是个全产冷圈写手,tag相比热圈而言可怜兮兮的只有3500+,人也不多,产粮的太太更是少之又少。正主互动少,产粮太太少,热度又不高,坚持下来的简直跟东北虎一样稀有。


    只是可惜了皮皮限文笔特别好,擅长写景和人,对剧情还有些欠缺,但是笔下的人物活灵活现,简直就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了惊天一般与正主相似。


   这就是传说中的显微镜男孩?


   皮皮限的圈名叫歆霸,因为同音经常被读者打趣叫辛巴,混那个冷圈的人都认识他,毕竟质量高更新速度快浑身是肝的太太也就他一个了。


     两三天就能写一篇8000+的,各种各样的pa都能自然应对,文风温柔又素净,总是给人一种清风拂面桥头撑船,水纹圈圈里纵观山河各色的温文尔雅的美感。


     那么强,你瞧瞧是人吗?


     那么强,只可惜跌入了冷圈无法自拔,沉迷于一对热度少得可怜的北极圈。


     皮皮限本人表示无所谓,毕竟用爱发电不需要热度。


     然而七百八百的热度已经是那个小冷圈的最高极限了。


      ……太难了。





03

   直到这天小皮同学在首页看见了一篇热度10k+的文章。


    小皮同学震惊了!小皮从来没见过还有文章热度可以上10k的!


   看样子估计是篇恐怖悬疑风的文,虽然不熟悉这对cp,但是皮皮限还是按耐不住好奇心点开了文章。


   皮皮限惯性地向上瞟一眼作者太太。


   灰烬Alex?有点东西的啊。


   接下来就是皮皮限看见这篇2w+的文章的第一个字,就沦陷在Alex笔下勾绘的猎奇又恐怖世界里了。


   皮皮限看完还沉浸在耐人寻味的剧情里,怔了好一会才想起来点进他的个人主页探探他的底细如何。


   皮皮限没混过热圈,也不清楚热圈热门太太的粉丝数和平均热度是多少,但他还是知道那些太太的粉丝数一般在3k以上。


   但是点进去他还是吓了一跳。


   凭借着优秀的文笔和缜密的剧情,Alex不仅热度破亿,还要坐拥21k的粉丝。


    皮皮限就像没见过世面的村姑,惊叹了一声:“哇。”


    然后手颤抖着点了个关注。


    接着那晚他通宵日了Alex的loft。





04

   Alex一大早爬起来点开loft被狠狠地震惊到了。


   一个叫歆霸的,认认真真的,在他的每篇文章下写了长评,还私信了他哪里出现的bug和剧情猜想。


   Alex觉得自己被认真对待了,本应该高兴的事但是他很慌。


   这个狗贼不是想搞我吧。。别啊。。


   他颤抖着点开私信,打字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是不接受借梗和其它平台转载的啊,先声明一下。”


   对方竟然在线,而且打字速度飞快:

  “没有啊,我是看你写得好才评论和发表看法的……我没有想转载的想法……”


  “你也是xx同好?”


  “不是拉盒盒盒。”


  “你是不是图谋不轨?”


   “?不是拉”


   “那你干嘛……”


   “因为Alex老师写得好呀”


    Alex突然愣了一下。


    好干脆好直率的原因,竟然让他一下子接不上话。


    身为一个热圈热门太太,Alex每天都会受到很多夸赞和赞叹,但是这么花里胡哨的赞法他还是第一次见。


    先把你loft日一遍,在每篇文章下留下长评,然后私信夸你,或许是不是能吸引你的注意?


    也许很多太太多会毅然决然地说不会栽倒在这种玛丽苏剧情里,但是可惜的是Alex偏偏就吃这一套。


     毕竟,又乖又可爱的读者谁不喜欢呢?





06

    Alex正在和歆霸激烈地讨论剧情。


    有了歆霸,Alex真不用愁后面的剧情发展如何了,歆霸总是能精准地揣摩到他的心思,理解他想要表达的意义。


    简直是Alex的福星啊。


    聊着聊着,歆霸突然发了一条“哦我还有事,晚安晚安 ”。


     小问号,你是否有很多Alex?


     尽管Alex一头雾水,但是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回了一句“那就晚安”。


    有什么事那么着急下线啊。


    Alex伏在电脑桌前,把脸埋进胳膊里,碎发在额前打下一片阴影。


    不知不觉,跟他聊的剧情内容全都被抛之脑后,只剩下来自他的句子,个个字鲜明地在Alex的脑海跳动着,似乎下一秒就编织成一个网恋爱情故事。


    真菜啊Alex。





07

   皮皮限正在码一篇8000+的短篇,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qq信息浮现在屏幕顶端。


   [Alex:【狗里狗气的表情包jpg.】]


   [歆霸:?]


   [Alex:那个,我想跟你说个事]


   [歆霸:?]


   [Alex:你家在哪]


   [歆霸:??]


   [Alex:我想去找你]


   [歆霸:???]


   [Alex:我俩都联系两个月了不熟吗]


   [Alex:【狗里狗气的表情包x2】]


   [歆霸:熟啊] 


   [歆霸:但是为什么想要来找我??]


    对方沉默了一阵,皮皮限丢下手机目光聚集在电脑屏幕上,手机突然又震动起来。


    皮皮限立刻拿起手机,然后就愣住了。



  [Alex:我喜欢你,算理由么?]






08

   Alex突然记起歆霸好像是一个冷圈写手。


   他猛然以赶末班车的二倍速时间点开loft,轻车熟路地点进私信里最新回复的红蝶头像,点进了两个月以来都没有进去过的个人主页。


    果然是个太太呢嘿嘿嘿,Alex早就想到了,跟歆霸聊天的过程中歆霸的描写和写作手法早就吸引了Alex的注意力,他断定歆霸一定不是个普通路人。


   可惜就是懒,懒得点进个人主页溜达,于是就在qq和私信混过了两个月懵懵懂懂动了心思。


    他看过他的照片听过他的声音,陪过他伤心难过的日子,跟他qq视频一起过生日,给他打电话说晚安。


    那天他打电话给Alex,明显是喝了酒,醉醺醺的软绵绵的语气,酒气似乎能隔着屏幕冲出来。


    “我被读者骂了啊……”


     “融梗抄袭。”


     他的柔柔的声音里听不见一点愤怒和怨恨,淡淡的带点沙哑的哭腔,软得像水。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也没想到会被撞梗……”


     Alex一时沉默,艰难地张开苦涩的嘴唇,但却又吐不出半点字句来。他到底是没经历过这样的事,就算有私信骂他的摸黑他的他也选择性忽视,一律当作广告骚扰处理。

      

     但是冷圈太太不同,每一条私信评论都如获至宝,每一条评论都要翻来覆去地看看深得欢喜,但是看到有私信信息却是恶语伤人一定会很难过吧。就像是一心的期待与欢喜,刹那间被冷水浇灭了热情,还带滋啦啦冒烟的。


    半晌,Alex用为数不多的词汇东拼西凑出一句:“没关系,我相信辛巴你一定没抄袭!我相信就可以了!”


    你相信有什么用……


    皮皮限这么想着,却被他的认真的态度和小心的语气逗笑了。他眯了眯眼,突然点进了loft,目光落在设置的“注销账号”上。


     “算啦,写不出来啦,删号自尽。”


     “还有,我叫皮皮限,帅皮的皮。”


     是瓜皮的皮,笨蛋瓜皮。


    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心脏怦怦地加快了跳动。       

     Alex突然想去看看他的太太。


     以他先生的身份。




09

    “爱丽?在这里。”


    “你就是我的太太小辛巴?”


    “不是啊。”

    “我是皮皮限噢。”


  

    “听说皮皮限是某个冷圈的新来的太太啊,”Alex低头用胳膊环住正在喝奶茶的皮皮限,“怎么?专业冷圈写手?”


  

    “你猜我写的哪对?”





 

    “A限。”







*有bug,我是屑,我删号自尽。

*交个党费溜溜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