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桶油漆

白月光和守墓人。

【GMT/IMG】5.2.

*圈地自萌勿上升





“我们输了。”


他抬起头笑着说,银白色的灯光落进他闪亮的眼睛里。


里面有光。


gr真的气得想给他冲上去来一拳。


“你……你他妈是憨批吗!”


gr在台下冲着他喊,声音沙哑,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





ace退场庆祝去了,舞台上独自一人坐着的imt,眼里冰冷的漠然。


“我们输了。”


他低低地呢喃。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说好佛系一点的,可是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失落和遗憾。


他imt对那个冠军也没那么重视,或许遗憾的,也不过是没能拿出自己最好的状态与他在这场盛宴里淋漓酣畅地战一场。


或许再努力一点,就能在问鼎四强的赛场上对他说,前辈,请多指教。


他想着,摘掉耳机,静静地看着空无一人的赛场。突然从入口闯进来一个跌跌撞撞的少年,用力撞开门,气喘吁吁地抬头看向舞台中央的imt。


imt一愣,勾起一个微笑。


赛场里回荡着细细的风的声音,呼啸着擦过脸庞。





深渊三见,你没做到啊。


你要补偿?


那就深渊四见?。


嗯。





我将所有期盼予你,努力为你,威胁是你,我竟期盼等你与我针锋相对,看你在彼岸的意气风发。


一步之遥,你却先离开了这场最后的盛宴,为你的光辉拉下幕帘。


我披着你的残影荣光,转过身踏上征程。


前方血路汪洋,你不在我身旁。






*短打使我快乐

*说好了噢


【Gr】愚人节快乐


*圈地自萌勿上升

*短打流节日爽文

*爱丽视角

*我流oc战队俱乐部











     嗯,我是谁?我在哪?





     Alex把眼睛缷开一条缝,迷迷糊糊地抬抬眼皮打了个哈欠。



     他习惯性地摸向床头的手机,结果却在平时的位子上扑了个空。



     Alex猛然惊醒,定定神看看天花板,呆了好一会才感觉不对劲。



    怎么一股螺蛳粉麻辣烫的味道,这不是xgg俱乐部啊。



     我被绑架啦?








   Alex看着面前陌生又似曾相识的房间,纯黑格调,橱柜里摆着落了层灰的小丑手办,床脚软塌塌地堆了好几只星星样的玩偶,明亮的黄色显得格格不入。电脑桌上摆着他用过的杯子,柜子上放了一盒螺丝刀。



   这好像是……我住过的……Gr?



   我怎么会在这里?



   Alex揉揉太阳穴。他记得明明昨天是安好无损地躺在xgg俱乐部里他的床上,盖好了被子拉下了灯,闭了眼睛甚至做了个疯狗上分的美滋滋梦,怎么一觉醒来跑这来了?



   窗子没关,阳光斜射进来撒了一地。



   Alex晃晃头环顾四周,缓慢地下了床,把搭在椅背上的衣服拿起来,突然愣住了,又想起了什么。



   风在空气里勾勒出回忆的线条,格外流畅优美,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味道。







   门被咯吱推开,轻快爽脆地,传来一个充溢着兴奋的男孩子的声音:“爱腻,你起床啦?”



   接着,门里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一对桃花笑眼弯成新月的月牙。



   Alex愣了一下,自然地脱口而出:“胖子你怎么又不敲门?”



   好熟悉的感觉,Alex直愣愣地看着那人一双清澈的蓝眸,干净得要滴出水来。他再熟悉不过他,分开之后,似乎就日益生疏了,以至于听见他的声音时,Alex还感觉到一股压抑不住的难过和冲动想要扑上去拥住他。



    太奇怪了。Alex呆在原地看着蓝胖子完全推开门大步走进来牵起他的手把他往外拽。



    “走,咱们吃饭去。”



    沉寂的房间里响着刷啦刷啦布料摩擦的声响。









    Alex看着门外熟悉的Gr俱乐部,谈笑风生的大家,浓厚香醇的螺蛳粉味道浮在在空气上空,桌上摆着的丰盛的麻辣烫。



   猫子撇撇嘴,放下手机温柔地嘟囔爱丽啊你怎么才醒,大家等你吃饭都等好久了。



    Alex张了张口,发现自己一个音节也说不出来。



    没等他解释,菜市场又开始吵起来,一个比一个大声,跟水浪哗啦哗啦翻涌着掀起一波又一波的音量,Alex被吞没在起伏跌宕的海里——他说不出来的话被咽回肚子里,没有音量,却莫名习惯这一切。



   马克停下来,拿起筷子又看向Alex,笑着调侃说,爱丽,你看看你睡了几天?



    蓝胖子眯着眼睛嘿嘿笑,端起螺蛳粉递给Alex说,也就两天吧,昨天和今天。



    伍六七嗦着粉,口齿不清地慢悠悠跟嘴说,也就不多吧不多吧,睡醒了今天哪天都不记得了。



     Alex迷惑地挠挠头,难道我穿越了?裂开。



    稍微昏暗的白炽灯光,朦朦胧胧地落在每个人的身上,虚幻又飘逸,如同梦境一般不现实,又熟悉真实地让他无法反抗。



   Alex低下头盯着满满当当的的螺蛳粉,眼眶好像被热气熏得红起来。



   管他穿不穿越,吃饱再说。





   Alex响亮地打了一个饱嗝。



   皮皮限有点好笑地看着他,把倒好水的杯子递给他。Alex接过来,扭过头憋出一句小小声的:“谢谢。”



   谢谢,如果这次是真的,就请不要再穿越回去了。



   菜市场突然静下来,通通不约而同的扭过头来看着Alex。



   就请不要再穿越回去了。



   大家的目光温柔又忧伤,落在Alex身上狠狠地灼烧他的每一寸皮肤。



   求求了。



  Alex看见,队长的目光绝望得像冰,坚硬地刺穿他的心脏。



   真的……不要……



  Alex听见,蓝胖子沙哑地开口。



  “愚人节快乐。”








   下一秒,Alex被惊醒了,冷汗浸湿了他一身。



    Alex猛地睁大眼,映入眼帘的是灰色格调的天花板。



    窗户关的紧紧的,窗外的微风还在试图挽留消逝的光阴,阳光被密密麻麻的乌云遮得严严实实,不露一丝缝隙。



    Alex摸到床头,手机啪嗒被解锁了,屏幕上醒目的黑体字标着4月1日 星期三



    Alex放下手机,他好像听见羚羊在门外炒菜的声音。







   “嗯,愚人节快乐。”








 不知不觉有水一滴一滴往下掉打在手背上。














*赶上末班车速摸一段脑洞(*´﹃`*)

*我突然想写小作文(

【IMG】听说GR gay到了IMT


*圈地自萌勿上升

*战队拟人香香,重度oc上头

*友谊赛是imt约的!我!kdl!

*脑内yy不要当真,oc是所有国内队伍拟人住一栋大楼,mfb住gr隔壁而imt是gr对门

*我流gfb闺蜜关系(。









01

   gr坐在床上,嘴里塞着面包手里拿着一杯牛奶,睡眼惺忪地看向mfb。


   此时mfb站在门口,憋住想要扭成一条蛆的欲望,扶着门框的手微微颤抖,满脸都写着激动激动激动激动。


   “你刚刚说什么?


    周一的友谊赛真的是imt主动约你的?!”


    “真的”两个字被mfb咬得特别用力。


    gr又打了个哈欠,扭过头过来看着用手捂住嘴眼睛水汪汪一脸矫情老娘们样的mfb,叹了口气笑着回答:


   “是啊,有问题吗?”




02

   事情是这样的。


   一大清早,mfb勤勤恳恳地从床上爬下来筹划着这周的安排,他看见周一空荡荡的列表安排心生一计,兴高采烈地打开手机逛逛贴吧再准备去约gr周一的训练赛。


    别问,问就gr是砖,哪里需要往哪搬。


    别问,问就塑料闺蜜情,互做工具人。


    gr这娃还傻乎乎地乐在其中,每天每日堆满了训练赛和友谊赛的单子,一天不打个10个小时不罢休,晚上还半夜爬起来看录像复盘,打到半夜还兴致勃勃地再来亿把,那对金黄色的、写满yong耀的双眼越晚越神采奕奕,简直浑身上下都是肝。


   然后mfb像往常一样点开贴吧最新回复的贴子准备走在吃瓜前线,结果第一眼看见是一条醒目的“gr周一约到友谊赛啦!”。


   这一眼还不要紧,mfb心里想着是哪个小崽子抢先他一步,动手点开了下面的回复。


   接着mfb的脑袋像炸开了锅一样嗡嗡响。


  “和imt的神仙打架!我可以了!”


   ?????


  mfb震惊地瞪大眼睛,把问号写在了脸上,然后皱起眉头把眼睛眯成一条缝把屏幕挪到半米开外。


     我不相信。


     是哪个队都可以为什么是imt???


     gr居然瞒着我约到了imt??


     gr居然约到了imt???


     gr居然gay到了imt????


     gr gay到了imt!!!!!


   mfb深吸一口气,强忍住压根不存在的泪水一副感动无比的样子,抿着嘴唇想着万年不露面连训练也鸽掉社交羸弱不说话但是打起架来却凶的一批的imt终于被gay落神坛。


    普天同庆啊!!!



   

 

   

03

   “你说什么??”5hs差点没忍住把嘴里的牛奶喷出来,一时间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gr把imt gay到手了???”


    mfb假装镇定自若地把鸡肉夹进面包里,其实手明显看得出来在抖,但他还是努力平静下来说:“淡定淡定,从冬季赛我就看出来他们有猫腻了。”


    mfb压低了声音,用手挡住口型悄声对乖乖俯下头的5hs说:“当时gr喝得大醉,回来的时候搭着我的肩膀边走边口齿不清地嘀咕imt的名字,还有什么下一把……那时候我就怀疑起来了,就gr这点小心思我还不懂?”


   mfb拿起牛奶晃晃杯子喝了一口,一副好像很懂的亚子,“他一定是喜欢上人家了。”


     “你就凭这个断定?”5hs咬了一大口三明治,有点不相信mfb的推断。


     “当然不止这个,”mfb放下杯子,双手抱臂自信地从鼻孔里哼一声,“还有这次,不合群的自闭少年居然被性格完全相反的gr——也不能是完全相反,gr说imt熟了也以后也是沙雕属性,嘻嘻哈哈话也很多,不对他怎么这么懂——约到手了!为什么我们就不行呢?难道我们没有gr持久??”


    5hs:???你搞什么hs???


    “你看啊,gr在约了一圈之后才约的imt,不就是想把自己最好的实力展现给他看吗??gr拼死拼活地训练不就是为了比赛和奖金和imt吗??”mfb激动得站起来掀桌,一边大吼大叫一边被自己说服得认为嗑到了真的。


    “不是你这有点牵强啊??虽然也有那么一点道理但真的不是为了复三次的仇吗?”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嘛,相爱相杀的剧本不香吗?”


    好歹也是上古孽缘,gr的性格5hs还是知道的,上一个让gr如此痴迷的还是itc。已经有先例的事情,5hs作为gr的老朋友还是不免为他而担心。


   而事到如今,看见imt好像也有这个意思,那5hs还能干涉什么呢?也就只能和mfb一齐感叹gr终于A起来了。




    

04

    在gr gay到了imt这个消息传出去的二十分钟里,整栋大楼震得沸沸扬扬,除了当事人闭门养生的imt和昨晚修仙复盘现在正睡得像头死猪的gr之外人尽皆知。


    然后八卦大队围坐在客厅里讨论得热火朝天。


    叫得最大声的xgg几乎破音了:


    “什么?!gr把imt gay到手了?!!!”


    恰好出现在餐厅的imt手一抖,然后皱起了眉,满脸写着疑惑地走出来:


    “xgg你说什么?”


    整个大厅安静了一秒,大家扭过头来瞪大眼睛把目光聚集到imt身上,下一秒能听见他们整齐划一的吸气。


   “干嘛,我拿个早餐回去吃……”


   “哥哥哥哥哥哥你你你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你你你什么都没听见都没听见!!!”


   “我们不会说出去的真的真的!!!!”


    众所周知,imt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打架,但是一打起来连gr都能够败在剑下。


    大家都不想被社会主义教育。


    而imt则是噗嗤一下笑出声,边把眼镜摘下来边不以为然地说:“你们是在说我们友谊赛的事?”


    “我们”?敏感的mfb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我们的确是真的。”




    “不过是我主动的。”

     



    整个大厅又安静了两秒,接着就是鬼哭狼嚎。


    xgg:啊啊啊啊啊啊啊(迷弟式难过)


    5hs:gr你倒是A上去啊你A上去啊你A上去啊


    mfb:我嗑到真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imt回头端起盘子上剩下的面包和牛奶,在一片混乱中潇洒地甩甩手脱身。






00

    “诺,早餐。”


     gr迷迷糊糊地从温暖的被窝里探出脑袋,努力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清楚面前的人。


    “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啊。”


    gr软着嗓子,有气无力地呢喃。


    那人没搭理他,揉揉gr乱糟糟的头发说:


    “下一次早点睡,前辈。”











    

(周日早上

“……不是让你早点睡了吗?”

(死猪瘫)“明天一定……”

“明天你就别想睡了。”

“???”)











*我好短((。但是我好爽((。

【IMG】无题短打

*圈地自萌勿上升


*搞搞战队拟人,少年黑马imt×战场老手gr


*很短很短很短的oc慎入


*奇怪的cp增加了!【狗头】









    漫天飞舞的雪花纷纷扬扬,落在昂起头的少年清秀的眉眼间。


    闪着寒光的利刃架在gr的脖子上时,gr只感觉到心脏在突突地跳,整个身子僵在原地。


    但是他感觉不到对方的杀意。


    他小心地抬头看向面前面无表情的imt,冰冷的刀似乎下一秒就会割断他的咽喉。gr翘起嘴角,松开手里紧握的十字镐,把手举到两旁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之前在小组赛把你打下去了,没想到你还居然是隐藏实力啊?”gr笑眯眯地调侃道,“是我低估你了。”


    “要杀要剐任君差遣,但是我是不会认输的。”


     imt眼皮跳了跳,然后松开手,刀啪嗒一下掉在地上。


    他凑过去,看着疲惫不堪却嘴硬强撑的gr,伸起手用指腹轻轻抚摸他脸上的伤痕。


    gr皱起眉瞪着他,抓住他的手腕狠狠地甩开他。


   “你什么意思!?”


   imt若无其事地甩甩手,看着恼羞成怒的gr淡淡地说:“输赢对我来说没关系,我想要做的,是打败你。”


  “推翻你统治的王朝,看你落败时的落魄样子。”


   “前辈,我想要做的,只是想跟你站在一起而已。”

    

    




   imt反杀gr这件事已经在他夺冠后传得沸沸扬扬的了。

   


   大家都跃跃欲试想要挑战imt的实力,见识见识这匹黑马的厉害之处。

 


   只是可惜的是imt整日不见踪影,不来训练不约友谊赛,简直跟与世隔绝了一样。



    倒是gr,约友谊赛训练赛跟停电网卡似的,每周不来个三四次浑身不舒服。

    


    在gr约遍了各个队伍后把目光瞟向了专心修禅的imt。他本着打探对面底细的原则,按耐着莫名其妙的激动敲开imt房间的门。



    imt伸个懒腰拉开门,抬眼看见嘻嘻哈哈的gr靠着门框抱着手。



    “有空吗?有兴趣打友谊赛吗?”



    imt挑挑眉,语气里略带遗憾:



   “啊你知道的,我不喜欢社交……”



   gr撇撇嘴,眼睛里闪过一丝失落。接着imt拔高了一度声音懒洋洋地说:



   “不过是gr前辈的话,我可以应约。”



   gr愣了愣,眼眸染上笑意。



   “那这一次,我会打败你。”



  “谁会溃不成军还不一定呢。”






*沦陷。